pt老虎机

赌钱运气不好怎么办_摩擦还是合作?中美对话另一面

发布时间: 2020-01-10 18:52:54

[摘要] 原题为《中美对话另一面》6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联合开幕式,并发表题为《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而不懈努力》的重要讲话。中方有关部门依法对美方舰艇采取了监视、跟踪和警告措施。此外,近四分之一的调查对象称,他们视中国为美国的对手。

赌钱运气不好怎么办_摩擦还是合作?中美对话另一面

赌钱运气不好怎么办,原题为《中美对话另一面》

6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联合开幕式,并发表题为《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而不懈努力》的重要讲话。

自2010年中美建立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以来,双方已形成宽领域、多层次、广覆盖的人文交流格局,越来越多的中美民众从中受益。中美人文交流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长期以来中美对话聚焦于政治、经济领域的缺陷,使两国关系“更具韧性、更富活力,得以经受住种种考验”。

“蓝蓝的天空上飘着那白云,白云的下面,盖着雪白的羊群。羊群好像是斑斑的白银,撒在草原上,多么爱煞人!”

一曲悠扬辽远的《牧歌》,令人仿若置身广袤无垠的内蒙古大草原。演唱者不是蒙古族歌唱家德德玛,而是学习汉语的美国学生。这是2016年4月28日在芝加哥举行的第九届全美中文大会上的一幕。

今年全美中文大会主题为“文化大使”。史蒂文·科克在会上致辞说,学汉语、了解中华文化,是一件重要又艰难的工作,相信学汉语的学生们会成为未来芝加哥加强与中国联系的大使。

正如改革开放30余年来中国人学英语的热情持续不减,上世纪90年代后,美国人学习汉语的热忱持续升温,如今汉语在美国已成为仅次于西班牙语的第二外语。

中美关系或许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具争议的双边关系之一。40多年间,中美两国领导人接触交流越来越频繁,中美关系获得了长足发展。但由于两国历史文化背景不同,发展道路、政治制度和价值观的不同,中美之间的分歧和差异依然明显。两国在人权、贸易等诸多双边问题上存在许多分歧与摩擦,在反恐、核不扩散、气候变化、国际金融改革等多边问题上观点也不尽相同。

如何化解隔阂,构建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内涵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仅需要中美两国政治家的努力,更需要两国经贸往来的日益密切、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的达成。

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创建于2010年,旨在消除两国民众的彼此偏见,润物细无声地增进民众的相互包容、理解和友谊,是两国在政治、外交、经济、金融等领域开展战略性沟通外,专门就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交流合作而设立的一个重要对话平台。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长期以来中美对话聚焦于政治、经济领域的缺陷。

借助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七年来,无数中美人士为推进两国关系向前发展默默做出努力,在互动过程中加深了彼此的认识、理解和信任。

[2014年7月10日,第五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期间,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左)。]

有摩擦,有合作

2016年5月10日,美国“劳伦斯”号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许可,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中方有关部门依法对美方舰艇采取了监视、跟踪和警告措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就美国军舰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发表谈话,称美军舰机未经允许非法进入中国南沙岛礁邻近海域是严重的挑衅行为。这是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再一次交锋。

而同一天,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美人文交流机制中方协调人、中国教育部副部长郝平正与中美人文交流机制美方协调人、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理查德·斯坦格尔就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的日程和预期成果等交换意见。这也是第七轮磋商举行前双方最后一次就相关准备工作进行协商和协调。

一边是交锋与冲突,一边是交流与合作。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016年两会答记者问时曾说:“中美作为两个大国,既有合作,也有摩擦,这可能是一个常态。”

中美建交三十多年来,尽管有摩擦、也有分歧,但基于共同利益的合作始终是两国关系的主流。究其原因,与两国自建交以来形成的大量的对话沟通机制在关键时刻总能起到管控分歧、深化合作密不可分。目前,中美间建立了包括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防部防务磋商机制、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等在内的 90 多个对话合作机制,内容涵盖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国防、环境等众多领域。

在众多对话合作机制基础上,2013年 6月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达成了共建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内涵的新型大国关系的战略方向。

包括中国国内学者在内的大部分中美学者认为中美关系可以用非敌非友来概括。一方面中美之间存在广泛的合作,但不可能发展成为盟友,两国在国家利益、意识形态、价值观和社会制度上客观存在差异,中国不可能接受美国的领导,这使得中美两国建立盟友关系的基础不存在;另一方面,尽管存在差异,比如在人权、民主等所谓普世价值方面存在分歧,但是中美两国合作的客观利益的需要,使得这些分歧均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慢慢取得沟通与认同,所以两国关系的底线是不做敌人,非敌非友。

也正是这种关系,导致了许多美国媒体的对华态度——将中国视为一种威胁。早在2005年12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哈佛大学名誉教授约瑟夫·奈一篇题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the rise of china’s soft power)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国软实力的崛起威胁美国利益,并呼吁美国采取措施遏制中国软实力的发展。

2015 年 7 月,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中国人正在模仿美国创建符合自身利益的国际秩序”,认为这与 1945 年之后美国的作为很相似,所创建的机构也并无本质差别。

绝大部分美国人并未到过中国,只能依靠媒体或意见领袖来认识中国。上述舆论环境导致一个理所当然的结果:大部分美国人不喜欢中国。

2016年5月6日,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一项新调查结果,一半美国人仍认为中国崛起为世界强国是对美国的一个重大威胁。此外,近四分之一的调查对象称,他们视中国为美国的对手。

香港科技大学中国问题和国际关系专家戴维·茨威格说,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视中国为对手这一情况并不令人吃惊,但在未来可能是个问题。他说:“当人们倾向于互不信任,甚至在不必要持负面态度时他们就持负面态度,这就是个问题。”

由此可见,高层交流固然是推动双方建立战略互信和在多领域展开合作的重要手段,但从长期来看,要想将高层交流的成果落到实处,必然离不开加强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信任。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在教育、科技、文化、体育等七个领域推进中美双方国民间的直接交流,正是致力于增强相互理解和信任。

[2014年7月10日,“中美留学35年”活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本次活动为第五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配套活动。]

“知行中国”知中国

“我对中国人的开放和包容印象十分深刻,我喜欢中国!”amy sha的这句话,让教育部国际司美大处处长陈大立松了一口气,之前大半年的种种努力没有白费。amy sha是美国圣路易斯九网媒介高级副总裁,是中美人文交流项目“知行中国”邀请的美国中青年杰出人士之一。而陈大立则是“知行中国”的发起人。

6年前,2009年4月,时任中国国务委员刘延东访美与国务卿希拉里会晤时,提出扩大中美人文交流和建立双方高层磋商机制的建议,得到美方积极回应。同年 11 月奥巴马访华期间,两国领导人决定建立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半年后,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首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刘延东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共同出席会议,并签署“关于建立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的谅解备忘录”,正式开启中美两国之间的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刘延东在成立仪式上发表讲话指出:“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间沟通交流,在和而不同中取长补短,在求同存异中相得益彰,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持久动力,对于增进互信与友谊、消除偏见与误解、促进人类社会和谐与繁荣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知行中国”项目是第五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的一项成果,旨在每年邀请10至15名美国各领域中青年杰出人士赴华短期研修、感知中国。amy sha正是首批“知行中国”来华研修者之一,这也是她首次来中国。就中国大陆媒体如何报道环境议题等问题,她在西安和成都两个城市考察了29天,对中国媒体在面临挑战时,所作出的努力印象深刻。她非常感谢这个项目给了她认识中国的机会。

此次来中国的还有费城大学科学城科技中心副主席christopher laing。这段行程里,他参观了北京、上海以及西安的大学。之后,他告诉记者,这些城市对创新的渴望都超过了他的预期。“我很高兴能够亲眼看见许多与美国媒体报道所不同的东西。和中国人朝夕相处的这些天,我感受到他们的善良和温暖”。

然而,amy sha和christopher laing等人并不知道,这个项目其实是陈大立受美国一个类似项目启发之后才着手准备的。这个名为美国“艾森豪威尔学者项目”的项目每年都会选派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科技、教育、外交、工业、经济、金融、保险、交通及军事等领域的中青年领导或学术带头人赴美调研,让他们了解美国。包括现任教育部副部长郝平、现任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等人均参加过这个项目。

[2015年12月28日,首批“知行中国”访问学者出席世界中美青年菁英项目学者欢迎招待会。]

“现在中国也有同样的实力,为什么不设立一个项目,邀请美国精英来中国研修,让他们更加了解中国?”2015年4月的一天,陈大立有了这个想法后兴奋异常。

陈大立最初尝试向官方报批项目,申请经费,但评估后觉得很困难。随后,他找到老朋友、完美世界产业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彭彬哥。而正巧,彭彬哥手上有五百万美元——这原本是完美世界打算捐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资金。听完陈大立的介绍后,彭彬哥立刻决定用这笔钱做这个项目。原因是,经常去美国出差的彭彬哥发现一个现象:许多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程度仍然为零。即便有些美国人对中国稍有了解,也是通过经常歪曲报道中国事实的美国媒体。彭彬哥此前只能一个美国人、一个美国人地去解释中国的状况,但感觉力不从心。而陈大立的介绍,让他觉得这个项目可以让美国人更加准确地认识中国。

“回过头来想,其实用民间资本可能对这个项目的起步更有优势,有些美国人对中国的戒心很重,真的中国政府拿钱来培养他们的精英,估计这项目还没开始就被各种政治因素打垮了。”陈大立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之后,他们又找到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和艾森豪威尔基金会。于是,这项由中美民间机构合作的人文交流项目就此成形。

项目设立后,陈大立和彭彬哥又有了更大胆的想法:到美国国会山大厦去举办启动仪式。因为这是一个让“知行中国”被美国主流社会看到的最好方法。然而,实现这个想法的难度更大:国会中某些议员对中国的态度并不友好,更何况国会没有正式的沟通渠道,这也是此前从没有中国人在这里举办过活动的原因。同时,艾森豪威尔基金会项目也不太赞成将启动仪式放到美国国会,他们怕动静太大,第一批学员还没选,就在国会里响起一片反对声。

彭彬哥的团队想出了一个主意:自己去硬闯不如找美国人帮忙。他们请了美国的公关公司,“让美国人搞定美国人。”最终使美国国会山大厦有关负责方面同意了活动的计划。2014年12月17日,启动仪式当天,全场座无虚席,美国的媒体、政要以及商界领袖纷纷出席。会后,项目主办方代表、美国艾森豪威尔基金会会长乔治·德拉玛表示,全球化时代,加强国与国之间的交流、尤其是面对面的交流就显得日益重要,感谢“知行中国”项目为美国青年提供这样一个深度了解中国的好机会。

“知行中国”项目仅仅是中美人文交流机制中教育领域的一个项目。在教育领域,中美双方已经达成数十项合作协议,交流对象涵盖学生、教育工作者、政策制定者等不同群体,交流形式从互访、留学、研修、游学到互设机构、合作办学等,交流机构也已超越教育部门,发展成为跨领域、跨产业合作。

在美国方面,奥巴马总统2009年首次访华期间宣布的“十万强”计划(即到2014年美国派10万学生到中国学习),已于2014年7月实现目标。2015年9月25日,奥巴马又宣布了启动前文所述的“百万强”计划。

美国著名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戴博表示,培养一批在不同行业、能够说中文并且理解中国文化的美国人,事关“美国国家利益”。他说:“除非我们能够以中国的方式了解中国,否则我们无法清楚、有效、充分地对中国做出回应”。

《凤凰周刊》记者/ 邱锐 孙杨

(记者李克难、王衍,特约记者李想,实习生杨翔宇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节选自《中美对话另一面》,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16期,总第581期。

本期新刊已上架,点击"阅读原文",参与“新刊抢先看”活动!

网上电子游艺

© Copyright 2018-2019 fitmyrhythm.com pt老虎机 Inc. All Rights Reserved.